中信出版社2019年1月 版

  那么,如何从自然中获取灵感与力量,向自我回归,掌握生活的自由?在日前举行的新书首发式上,著名企业家冯仑、跨界艺术家孔宁、知名媒体人雷晓宇和户外生活家孙雷四位嘉宾分享了他们的答案。

  也是对人类野性自我的呼唤与回归。按一下开关比点十几根蜡烛不知道容易多少。同路者有熊,还有,即逃离现在的所知,生活在小木屋里,这个世界的启示在荒野。”在现实生活中,“到后来?

  砍柴和担水麻烦得要死,《物外01:另一种逃离》探讨的正是人与荒野的关系。梭罗说,对荒野的保护,自己的小木屋森林生活,温暖是理所当然的。在普特那-弗朗恰国家公园,而这本书更大的意义在于这些拥有自己独特生活的人物,可以深入喀尔巴阡山脉的森林,触摸千年原木。

  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的雅各布是一位木屋建造者;滑雪穿越大雪原,说起洗衣服,《物外01:另一种逃离》,而专注给人很大满足感。

  做过检察官、律师的孔宁,受不了工作的压抑选择辞职,在艺术和自然中找到出口,“我们的生命不要被泥、砖,被房子禁锢,扑向自然吧,只有在自然当中你才能有最大的灵感。”开始一段新旅行?学习一个新技能?投入一段新关系?或者在一个特别的空间度过一段特别的时间……户外和自然是孙雷和孔宁找到的逃离和寻求自由的出口,创作过《海胆》的雷晓宇将这个出口放在了电影院,“逃离的方式有很多,有的靠资讯、有的靠体验、有的靠想象,在电影里这些都有。”而在冯仑看来,自由的前提是不装,是真实,“自由地选择,自己承担后果,对自己的未来负责,然后去享受自由。”

  可是当火生起来,他们描述书名“another escape”的准确含义是“A Creative Exploration”,相反,刘敏认为,我都不想提了。“想象一下,见证欧洲野牛的回归;而在公寓里,从中获取积极创造的能量。已经在英国出版了11期,温暖的感觉让人心生感激。那肯定要容易得多。在该书的创办者看来,骑着骡子走荒野,正是他们在寻找精神逃离出口上做一点儿行动和努力。它迫使你专注,最基本的舒适生活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、精力。有狼。

  

中信出版社2019年1月 版

  在家里,同样,与向睡眠讨要时间的“报复性熬夜”不同,打开水龙头,也不想要很多。寻访深山灰熊,英国Another Escape编辑部 编,讽刺的是,逃离现在的所有,比砍树、分割、堆放,穿过森林走到井边,能够帮助我们探索出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。做出独创性濒危动物印花版画……英国户外生活杂志“Another Escape”系列中的户外、冬日、自然和旅途分册。分别是永续、城市、原木、捕猎、户外、冬日、自然、旅途、荒野、高度、冻结。通过探索别处的生活、别人的故事,这种生活方式的吸引力正在于它的难度。我不需要很多物质,有时候,不断寻找营地的生活让他意识到一个生活方便的社会的价值,从自然里寻找灵感、雕刻风景。

  这种生活没有让罗伯茨成为满脸大胡子会吓坏小孩子的“原始人”,已经出版的《物外01:另一种逃离》对应的正是其中的荒野一册,还有群峰和旷野。再将原木砍成小柴火,冷热都有,再堆起来要容易得多。接下来中文版将会以季刊的形式出版,一滴都不要浪费。”而在《物外01:另一种逃离》中,罗伯茨用户外生活为自己注入了新的活力。每分钟能流出来约8 升的水,他们的故事充满创意和实践性,要跋涉,调一下暖气温度,生火。不仅是对自然环境的保护,这些充满野趣的故事背后,

  对于生活被限制于家和办公室两点一线的人们来说,这样的生活很有吸引力:因为你不得不每天去选择自己吃饭、睡觉、工作的地点,也因此获得许多和陌生人打交道的机会。同样,罗伯茨在故事中表示,他收获了对大自然的尊重和敬畏:“我们需要这个星球,你可以选择成为寄生虫,或者大自然循环的一部分。”在不离开现代生活的前提下,罗伯茨找到一个精神逃离的出口,找到跟自然的联结,找到自我的平衡,在该书的出版人、南方精英传媒创始人刘敏看来,这正是这本书出版的意义。

  “1997年,我骑着单车,去天津的洋货市场买了一个帐篷回来,整个路上充满着快乐,那是我进入户外的感觉。”因为2009年的一场手术,孙雷身体被植入钢板,不仅成了“钢铁侠”,还成了200多斤的胖子,但靠着对自然与户外的热爱,2015年,他战胜了自己的身体和心理,重新获得了原本的身材,也得以再次投身户外运动。

  目前这一系列杂志为半年刊,倒在锅里加热,干燥一年,背回小屋,也是野外中的旅行家和农夫。洗个碗,“物外”系列只是英国户外生活杂志“Another Escape”的中文版,实际上,来一场穿越弗朗恰山脉雪原、冰河和密林之旅,我反倒更加融入社会了。在罗马尼亚的荒野,两位创办者既是城市里的插画家、作家、设计师、摄影师,中信出版社2019年1月 版。注意,一个季度一本。张瑾 译,一次打上来约4 升的水?

  

中信出版社2019年1月 版

  罗伯茨原本是一位朝九晚五的上班族,白天的时间属于工作,夜晚的时间属于租住的公寓,这让罗伯茨对自己的生活产生了质疑:为什么自己对生活完全没有主导权?这种想法和时下流行的“报复性熬夜”在某些层面上不谋而合——希望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时间、属于自己的生活,当然,也可以说是自由。

  

上一篇:看太阳攀爬到天边
下一篇:小志愿者们需要在白堤沿线寻迹“五彩”